Arknights Repost
2020/4/29 16 Views General
Translate

【劇情分析】生於黑夜,未見光明

Highlights

轉載自TapTap用戶 情报姬

本文首發自【明天的方舟情報姬】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文|不冬
審核|無音
排版|逗逗
避免走向戰爭的道路是共存的道路,而共存的道路是扼殺了仇恨的道路。

薩卡茲渴望生存,薩卡茲也渴望復仇。

他們只要一個結果,一碗飯,一處安寧的城邦,一個火種,一個抗爭的目標。

有人拋棄了種族身份,投身戰場。有人殫心竭慮,只為遠離紛爭。

也有誕生在漫長黑夜中的孩子,她學會瞭如何在每一段搖擺的故事中生存。

她是一個僱傭兵,一個偽裝者,一個不擇手段的危險分子。

是一個“無根之人”......是一個,“薩卡茲”。

讓我們走進黑夜,探尋那些無聲寂靜下默默流淌的真相。
【目錄】
1.W與特蕾西婭

2.過去的博士

3.羅德島與鯨骨

4.EX劇情【求生】

5.一些猜想

6.結語
【W 與特蕾西亞】

薩卡茲都是瘋子,他們從黑夜裡出生,逃進戰爭中用廢墟中升起的煙霧隱藏自己,這場戰爭把他們逼上死路,卻又給了他們活下去的餘地。

而在那片煙霧裡,W見到了她生命中的那束光——特蕾西婭殿下。
(“殿下她......太過悲傷了。卻又無比偉岸,溫和。”)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我想W自始至終在乎的人就只有特蕾西亞一個人,在人命如草芥的戰爭裡,她偉岸強大,卻又溫柔而悲傷地說著想要記住每一個人,希望每個人都開心的笑著。

薩卡茲只要認定了一個自己認為正確的目標就會前進,W是個亡命之徒,她認准的人就只有特蕾西婭,所以她飛蛾撲火般追隨著殿下,即使討厭凱爾茜也希望她能夠保護好特蕾西婭,也開始刻意去學著記住每個死者的名諱。

在特蕾西婭失踪後她甚至去追捕每一個染上特蕾西婭鮮血的薩卡茲,瘋狂而又冷靜。

毫無疑問,W在籌劃著一些事,巴別塔的崩潰和特雷西婭的死與她的立場和動機緊緊關聯,加入整合運動只是為了更好的實現她自己的計劃,這計劃關乎找到博士與凱爾茜,也一定關乎復仇。
(DM1-DM8的地圖正好連成一個“W”)

W的人物形像是複雜的,表面上她是個瘋狂的不惜命的僱傭兵,但她也帶著一張厚厚的面具,她嘴上與伊內絲鬥嘴賭氣,但在設下誘餌的陷阱時卻配合默契,實際上在伊內絲被暗殺後,她和整合的仇恨恐怕就無法善了了。

整合運動一系列的人物,都是黑暗背景下悲劇的產物,這些人最初或許是受害者,但隨著 “復仇思維”的推動,勇士已然成為了當初的惡龍。
方舟在一周年前夕安排這段劇情的目的非常明顯--為將來的第七章打基礎。 W在第七章的戲份必定不會少,同時隨著周年慶W回歸上島,通過這次活動完善人物形象(預備掏空博士的口袋)是很妥當的做法。
【過去的博士】
見到那個人,我才突然醒悟到,說不定自己永遠都只會是枚棋子。

他操縱著戰爭,而非戰場。

你知道棋子與棋手最大的差距在哪裡嗎?

棋手最終的關注點永遠不會是棋子,甚至不會是整個棋局,而是另一個棋手,他想贏的只有平起平坐的對手。

贏了之後能回家吃上一碗熱飯的是棋手,被裝回棋簍塞進盒子裡的是棋子。

接下來的每一天能睡去醒來,能用雙腿走路,能用語言交流的是棋手,死寂在櫥櫃裡一動不動的,是棋子。

我們都是物,死物。好像整場戰爭只有他才是那個人,唯一一個人。

如果我們還把自己當人看的話......那他就是個異類。 ”

這是伊內絲對過去的博士的評價。
甚至連W都對過去的博士感受到詭異與害怕,就算化身小迷妹想和特蕾西婭拍照時也會擔心博士進了相框會不會把照片變成凶兆。

所以在巴別塔的博士,就是一個棋手,一個純粹的“戰爭機器。”

有趣的是,伊內絲在評價塔露拉“毀掉自己一手搭建起來的高塔時”表示這個情況似曾相識,“和三年前”給她的感覺一樣,而那個“他”毫不猶豫的做到這一起,這個”他”,是否指的就是當初的博士呢?

那麼曾經的戰爭機器,和現在的你,哪個才是真正的博士呢?
(圖源百度)【羅德島與鯨骨】

而在此次劇情裡伊內絲又通過自己的源石技藝發現她們保護的運輸隊——巴別塔運輸的是一副骨架。卡茲戴爾有人派遣僱傭兵去搶鯨骨,根據劇情推測,只能是“攝政王”特雷西斯了。

可以得出,這東西對特蕾西婭,特雷西斯都很重要。

結合用於基建升級的材料“龍骨”和最開始遊戲PV裡博士和阿米婭站在一起面對著的“龍眼”、還有基建菜單上的“鯨骨”結構,可以大概得知這幅骨架對於羅德島非常重要,可到底意味著什麼,這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曾經也有大佬從PV最後的菜單畫面解謎得出彩蛋:

對於所有悲慘地偉大的人來說,都是通過某種發病來實現的。..凡人的偉大不過是疾病。

翻譯過來是:

他是悲劇中的偉人,支配別人成了他人格的一種病態表現... 人類的偉大是常與人類的病態相伴相生的.

出自 赫爾曼·梅爾維爾 《白鯨記》

大概可以確認這幅骨架是鯨骨了。
【EX劇情【求生】】
事實上,兩個人的名字拼在一起正是一出蘇聯傳記電影的的名字,《安德烈·盧布廖夫》是由安德烈·塔科夫斯基執導,安納托里·索洛尼岑主演的傳記電影,於1966年12月上映,該片分為兩部分,八個片段,大致以時間順序講述了畫師安德烈·盧布廖夫跌宕起伏,為信仰而追尋求索的一生。
(為信仰追求求索的一生)

費奧多爾則對應了俄國作家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他的長篇小說《窮人》曾受到高度評價,以戲劇性強,情節發展快,接踵而至的災難性事件往往伴隨著複雜激烈的心理鬥爭和痛苦的精神危機,以此揭露出資產階級關係的紛繁複雜、矛盾重重和深刻的悲劇性。

奧斯托洛夫斯基則是大家熟悉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作者,對應了孱弱孩子堅強起來的勇氣與成長。

方舟的劇本在第六章後逐漸漸入佳境,可以看出,鷹角在文案裡致敬了無數真實歷史的人物與戰局,在泰拉世界這片戰火紛飛的土地上,用自己的理解寫出了一群善良純樸和勇敢無畏的人。
【一些猜想】

1.伊內絲大概率沒有死。

而伊內絲也並非“薩卡茲”,而是故意把自己的角打磨成薩卡茲的形狀,在這個對於薩卡茲無比黑暗的時代,她為什麼要裝作一個薩卡茲,加上那神秘的源石技藝,伊內絲背後的謎想必也不會少。

2.閃靈是否參與劇情。

“赦罪師”並不像閃靈所說的那樣,是個單純醫治薩卡茲的組織。如果再次被捲入所謂“赦罪師”所帶來的風波,閃靈與我們之間的聯繫,是否緊密到足夠讓她袖手旁觀,甚至與我們並肩作戰?

那麼,她究竟站在哪一邊?
【結語】
這次的劇情文案可能沒有第六章震撼人心,卻牽連了無數線索,為第七章的到來吊足了胃口,阿米婭的身世,博士的真實身份,巴別塔的崩潰與羅德島的建立,特蕾西婭消失的真相......我們期待的東西太多太多。

希望第七章的劇情能夠帶給我們更多的驚喜。
- - - 結束 - - - -

要是覺得文章還不錯,就戳主頁

https://www.taptap.com/user/15536547關注情報姬吧~

掃描下方二維碼,帶你起飛羅德島


Updated at 2020/4/29

Arknights
Followers 46K Posts 1.2K
No Reposts
Author Only
Earliest
No Replies
No Likes